交管查询 更多>>    
B型以上驾驶证临界降型查询
机动车逾期未检验查询
机动车强制报废查询
驾驶人逾期未审验查询
驾驶证逾期未换证查询
驾驶证系统注销查询
违法记分已超12分查询
驾驶证注销查询
 便民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民公安报-交通安全周刊专栏 >
撞人后,摩托车快速消失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6-12-23 13:47:24   来源单位:交通安全周刊  

金秋10月,收获的季节,可吉林省东辽县渭津镇前良村村民李某却遭遇灭顶之灾。10月20日17时30分许,在辽源市打工下班回家的李某乘同事的车至辽源市龙山区工农乡红五星路口下车,由红五星加油站向东步行,等待同村朋友的车来接自己回家。当行至红五星加油站东200米处时,突然,从身后驶来一辆摩托车,将他撞倒。肇事摩托车也摔倒在地,驾驶人爬起后将摩托车扶起,没有管伤者,加大油门向东驶去,瞬间消失。东边就是东辽县凌云乡的地界了。
    现场遗留一摩托车后视镜
  18时03分,辽源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接到报案,称在红五星加油站东200米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有人受伤。民警立即赶到现场进行勘查,发现一个摩托车的后视镜和一些疑似头盔挡风罩的碎片。伤者已被送往医院抢救。
  案发地在国道上,地处城乡接合部,没有路灯等辅助光源,勘查工作受到一定限制。民警随后在医院了解到,伤者李某伤势严重,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民警将伤者所穿外衣全部带回队里进行痕迹检验鉴定。
  第二天,天刚刚亮,事故处理大队民警再次赶到案发现场,对现场做重复勘查,又陆续发现一些细小的散落物。他们还在案发现场做了事故模拟还原实验。这时,医院传来消息,伤者不治身亡。
  案情重大,事故处理大队立即成立由大队长梁伟为组长,副大队长刘忠、逃逸案件查处中队中队长张成林为副组长的“10·20”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专案组,抽调有多年追逃经验的老民警全力攻克此案。为了找出肇事摩托车的品牌型号,专案组民警到市区走访了30余家电动车、摩托车商店。经过细致询问,最终确定肇事摩托车为宗申牌,现场遗留的后视镜为摩托车右侧后视镜,塑料碎片为头盔挡风罩上的。
    查看330个小时的监控录像
  据报警人反映,死者17时23分时还在接听电话,39分就不再接听电话了,可以确定事故发生时间为23分至39分之间。专案组民警调取了案发现场周边33个路口的监控录像,全部加在一起近330个小时。从这样大的数据里检索,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办案民警本着对死者负责的态度认真地审视每一帧画面,一分、一秒逐一排查、筛选、比对。
  由于案发时天色已晚,国道上又没有路灯,事发地点光线亮度几乎为零,只能看到路上偶尔经过的车辆灯光,根本无法确定车型,更别说要看摩托车驾驶人有没有戴头盔了。那些日子里,参战民警饿了,就吃口方便面;累了,就在办公室里打个盹儿;眼睛看花了,揉一揉,继续看……五天五夜就这样过去了,民警从监控录像里没有发现线索,侦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谜一样的嫌疑人
  10月26日清早,民警在回放王家路口的视频时,发现录像中闪出一个人,在用力地推着一辆摩托车跑过,时间显示为17时29分。大伙的精神头儿一下子来了。经过多次对路程和时间模拟实验推理,民警认为此人有重大嫌疑。
  在接下来的数天里,民警走遍了案发现场5公里范围内10余个村屯的500余户人家,群众都反映说没有见过这个人,案子又一次没了头绪。这时距案发时间已经过去23天。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没有看清,还是时段选取有问题?专案组再召开案情分析会,认为大家由于破案心切,侦查方向可能出现偏差,精力全部集中在那个推摩托车人的身上,干扰了侦查思路。专案组决定排除干扰,调整侦查方向,一方面继续查找那个推摩托车的人,另一方面对监控录像再一次排查。这就意味着民警要重头再看一遍那330个小时的监控录像。
    针鼻儿大小的亮点在黑暗中划过
  一切又回到原点。面对这如山的视频,民警没有畏难,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每一分每一秒地仔细排查。2天的时间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就在大家觉得无望的时候,机会出现了。
  民警张成林在看一个汽车4S店门口的监控时,隐约看到有一个只有针鼻儿大小的亮点在行驶中突然向下划去,几秒钟之后又向东移动。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凶手?此时时间是17时37分。案件难道是这时发生的,而非17时29分?
  民警重新调取加油站的监控录像,在17时30分的监控画面里出现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黑色头盔、灰白棉袄、灰裤子、有护腿、旅游鞋,摩托车为蓝灰色。该男子在加完油后,便骑车离开。从事发地点到凌云乡文官道口,摩托车只需要2分钟的时间就能到达。17时41分,在文官道口监控中,也发现了这个人。当时正值过火车,这个人在等火车通过的时候,不停地在身上、脸上擦拭着什么,行为非常可疑。此人的嫌疑进一步升级。

    当地不多见的姓氏
  办案民警调取了全市2000多辆宗申牌摩托车信息,检索出在凌云乡文官村附近区域的摩托车,逐一排查,其中有一辆引起民警的注意,车主姓常,年龄不大。常姓在当地并不多见,这让民警一下就想起案发第二天在事发现场堵截的那辆摩托车。
  在案发第二天,民警在案发现场进行事故模拟还原时,有一老年男子骑摩托车经过此地,被张成林拦了下来。老年男子神色紧张,打听民警在干啥,问是不是出了交通事故。他驾驶的摩托车上的后视镜与遗留在现场的后视镜型号是一样的,但摩托车没有损坏。当时民警与其简单交流,记下他的通讯方式就让他走了。老年男子也姓常,他和嫌疑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如果两人有关系,这个老常那天神情紧张就情有可原了,极有可能是去现场打听消息。如果真是这样,那小常的嫌疑就更大了。
  张成林调取全国人口信息系统中两人的信息,结果让人大吃一惊,二人为父子关系。但老常在事发第二天所骑摩托车不是嫌疑车辆,这又如何解释?难道常家还有一辆摩托车?民警随即查询全国公安交通管理综合应用平台,发现常家果然有两辆宗申牌摩托车,另一辆的信息显示与案发现场肇事车辆的特征完全吻合。民警又调取小常驾驶证照片来到加油站,请群众指认。由于驾驶证照片特征不明显,没有人认出来。难道又搞错了?锲而不舍的张成林再次调出小常身份证的照片,有人一下就认出来了,就是他。

    旧棉被蒙着肇事摩托车
  办案民警立即向专案组组长梁伟汇报情况,专案组决定连夜展开抓捕行动。专案组民警驱车十余公里,悄悄蹲守在位于文官村的常家住所附近。为了防止嫌疑人逃跑,民警进行了周密部署。在院子里,只看见老常所骑的摩托车,民警断定肇事车辆可能被藏匿起来。民警分兵两路,一路进屋控制住小常,另一路直奔常家仓房。在一个仓房内,一条旧棉被蒙着的一样东西十分抢眼,民警掀开被子,一辆宗申牌摩托车赫然入目,右后视镜缺失,车体有血迹。没错,就是它,这辆让民警苦心寻找了20多天的摩托车终于露出来了。
  与此同时,在小常屋里,另一组民警在与小常进行着心理较量。原本小常正在屋里悠闲地看电视,没想到民警从天而降。小常对民警的询问百般狡辩,称自己没有肇过事,更没有逃逸。问其当天穿的衣服、戴的头盔呢,小常说扔了,扔哪儿不知道。在得知肇事车辆被找到后,小常败下阵来,交代当天穿的衣服、头盔藏在另一处仓房里了。
  随后,专案组民警将嫌疑人小常带回大队继续讯问。至此,“10·20”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告破。当专案组通知死者家属案件告破时,死者家属流下激动的泪水。

    真相原来如此
  小常26岁,在一袜厂打工,平时骑摩托车上下班。事发当天,小常从袜厂下班,大约是17时。像往常一样,小常骑着摩托车沿303国道从单位向东辽县凌云乡驶去。在红五星加油站加油时是17时35分,加完油后,他从东侧出口驶入了福镇大路,当行至加油站东200米左右时,突然与一行人相撞。由于惯性作用,小常连同摩托车也重重摔倒在地,摩托车右后视镜摔掉了,头盔也摔坏了。小常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他本应主动报案、抢救伤者、保护现场、等待救援,可是他没有这样做。他只是回头看了一下伤者,就快速抓起头盔,扶起摩托车打着火,急忙向东跑去。没有被及时送医,错失了最佳抢救时间,伤者李某死亡。
  在小常的讯问笔录中,他说出了当时没有报案的想法:我害怕了,害怕把人撞死了。我想能躲就躲,可能没人看见我撞人的经过。直到那副冰冷的手铐戴到我手上时,一切都已经晚了。我知道错了,愿意赔偿损失。
  目前,小常已被辽源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并以交通肇事罪提起公诉。小常面临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审判。
 

Copyright 2004 www.jljj.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林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 版权所有
邮箱:jljj@jljj.cn
您是第 位访客